首页 > 女频小说 > 花间色

花间色

第252章 结局 (上章251,今天结局,编辑让我给个番外结束,看改天)

作者: 沧澜止戈

    ——————

    有人说,当今的缙帝既不像历代的君王那样或狡诈,或勇猛,或阴冷,更不像他的父王仲帝那般隐忍又残忍。

    冷淡,但颇有君子之风,只是风雨时又有雷霆之怒,颇像江湖侠客一般豁达而不拘小节,坚毅而不失宽厚。

    说起来,这是极完美的君王气度。

    但时日久了,一些当朝老臣又总觉得这位缙帝其实更像是两个人的结合——曾经的谢明谨,后来的谢明谨。

    为君王手中扶持而成长,为君王座下恩威而苟生,为君王舍天下而承天命。

    这就是缙帝,但他也是孤独的,孤独到国事之后,再无个人私事。

    无论后宫,无论子嗣,他平静如秋水,孤独似冰川。

    但大抵上,君王总是孤独的吧。

    仲帝是最可怜也最任性的君主,可他到底凭着任性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而不能任性的人,最终也只能守着这万里河山,空看日月星辰。

    内外总有风云,从无平静之江山。

    但是否还会有人念想起当年的那个人,那些事?

    不管如何,她终究是走了,也许再也不回来了。

    后来,本固守在都城的谢明容也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但接管她位置的谢至臻跟非谢家人但更似谢家人的谢之檩以及经受过波澜而成长起来的下一代依旧在朝堂跟军部耀眼摧残。

    仿佛谢家的血脉本该如此。

    强大,克制,耀眼,不曾屈服。

    这就是世代,也是王朝更迭的魅力,也无人知道谢明谨走的那一天,带着谢明容跟接管了明谨手下生意网络而早已在都城各地开了无数饭馆的谢明月上了白衣剑雪楼。

    这是她自登基后第一次上山,仿佛此刻她才有资格走在这清雅小道上,也能心无旁骛履行十五年前许下的诺言。

    跟着她们的还有大毛,不过它贪玩,在林子里霍霍了不少山禽,鸡飞狗跳的,正在练剑的梨白衣不由收剑,往下眺望,看了好一会,回身进去煮茶。

    等明谨她们到山顶,茶香正好。

    谢明容道了谢,看了一眼这些年来沉稳了许多依稀有几分琴白衣气质却又更坚毅的梨白衣。

    但后者如旧,气质依旧纯洌如山中青梨花。

    “你这是...突破了?”

    梨白衣闻言,微微惊讶,看向明谨,“你教她习武了?”

    莫怪看着年轻了许多,依稀复原了当年谢氏长姐的风采。

    明谨还没说,坐没坐相的明月就咬着果子嘟囔道:“大姐年纪大了,不好弄,不像我,我推骨一次就可以了。”

    永远学不会优雅言辞的谢明月依旧得了谢明容端方冷然的一瞥。

    明谨转着茶杯,却是淡淡道:“你推骨一次,可以给她推骨三次。”

    明月一愣,“啥意思,我习武天资不及她啊?”

    她一直以为自己比明容好啊,是个武学奇才。

    明谨:“不是,你胖。”

    明月囧了下,扑过去要掐明谨,但明谨淡淡给了一个眼神,后者顿时怂了,一转方向,扑到明容身上。

    “大姐,她凶我!”

    明容无可奈何,攥着她,提出能不能让自己两人在白衣剑雪楼住几天,接受下天下武林之至地的武学熏陶。

    梨白衣自然乐意,应允后,两人被剑雪楼的其他弟子带走了,留下明谨跟梨白衣两人。

    十五年,本来庇护君王身边的白衣剑雪楼再无人随驾君王侧。

    梨白衣跟明谨也有许多年不见了。

    “听说你苦修去了,怎么没去渡海?”

    梨白衣抬眸,道:“师傅说放下了一切的人才有渡海的决心,我还做不到。”

    明谨瞧着她,凉凉道:“放不下我么?”

    为君王多年,她的一言一行都自带威严,哪怕她刻意弱化,也尤有几分摄人的滋味。

    毕竟也才刚卸任。

    但...似乎又似曾相识。

    本来还有些紧张的梨白衣恍惚了很久,终究红了眼,点点头,没有否认自己内心的偏执。

    “大抵是吧。”

    她既无法找到再陪伴昔日友人身边的理由,又放不下往昔。

    多少练剑的日月,她都深刻清楚自己的决断——假若那位女帝会遇到危险,她一定还是会如同从前一样,二话不说,提剑便去。

    哪怕当年的她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世家贵女,后来的她是一人斩断大荒武道的昭国武道第一人。

    “都快上善若水了,还不渡海,让当年的前辈们情何以堪?”明谨问她。

    梨白衣一时不明她的意思,“你的意思是?”

    明谨却没明说,至少喝了茶,伸手抚了梨白衣的脑袋。

    后者如今也早过了年少青涩的摸样,却仍旧被她当小妹妹看。

    大抵是因为梨白衣心性从未老去,依旧是年少至纯。

    但明谨...她已经历太多太多,心怀山海,可比日月。

    明谨走了,去见书白衣,梨白衣还在原地沉默思索。

    她到底什么意思啊?嫌弃自己还没上善若水?还是不悦自己十五年都没去随侍左右?

    ——————

    后院僻静,依稀可以听到崖对面的峰头有一些白衣弟子在练剑切磋,也可听到阁内的谢明容两人本着半吊子的武学知识被白衣剑雪楼的白衣儿郎亲自辅导。

    “你这是要带着她们走了?”书白衣从后面走来,笑问道。

    明谨回头,淡淡一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日子要过,她们想怎么样都可以。”

    年纪不小了,不成婚,想到处走走,习武健身,做生意,这些都可以。

    书白衣看着她良久,叹道:“十几年前世人以为看尽了谢明谨的命,十几年后,其实又都看错了。”

    “你要的不是天下,也不是成就谢明谨独立在身世之外的价值,而是为了一种信念。”

    十五年前,下了祭台的书白衣是有些遗憾跟感伤的。

    大抵以为看到又一个人被权势所束缚。

    但十五年中,他又通过许多事,看到出了一些什么。

    “信念?”明谨反问他,似笑非笑。

    “是,不管是蝶恋花,还是跟褚氏的恩怨,都是你后来遭遇的,但一开始,你接受的是谢氏一脉自古相传而下的教育,我想,你应当很崇拜谢高祖。”

    “而这也是你能承受这些伤害,最终抗住九天蛊惑而维持理智的本因。”

    因为不管是谢远,还是谢宗,无论他们是为她好还是为她不好,他们有一点都是共通的——他们始终骄傲于谢家的光辉门楣,想维护谢家的祖辈荣耀。

    是谢褚结束了大周的乱世,开创了安稳的昭国太平局。

    他们值得为自己的血脉而昂首挺胸。

    可是后来一个个都被折腰了。

    “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生死,而是信仰被崩溃。”

    她懂了自己爷爷忍着对姑姑的敬爱痛心,为了庇护剩余族人而不得不亲手勒死亲弟弟的痛苦,因为这种毁灭性的痛苦,再后来任何人的牺牲都不再被他在意,包括他自己。

    也懂了谢远对第二剑心的一生痴情跟半生无言以对,这种愧疚跟痛苦让他舍弃了自己本该由的所有野心跟骄傲,不惜去放弃家族信仰,只为遵守对她的承诺,庇护好唯一的女儿。

    她更懂谢明容被谢隽击溃所有骄傲的痛苦,那也是一种信仰的崩溃...

    因为懂,所以她要结束那个局面,重新开端,哪怕这种开端是残忍的,撕裂的,血流成河的。

    她都无所谓。

    好在,她成功了,既成功了,其余细枝末节就不必计较了。

    “是,弱者在乎生存,强者更重信仰,不过,你今日上来,也不仅仅是为了履行当年承诺吧。”

    明谨:“当年没必要问,今日可以问了——褚高祖为何会留下这样的遗命?”

    十五年前的卷轴上留有的遗命出乎她意料,因为上面写的话很简单。

    ——王权若有颠覆,若是谢氏,当为国家社稷继往开来者。

    “一开始我也不懂,后来我师傅被我缠紧了,后来说了他同样缠了我师祖才问出的答案。”

    “大抵是两个原因吧,其一,在高祖看来,谢褚两家无差别,因为他只把自己的兄弟视为世上最亲近之人,甚于自己的后代血脉。其二,高祖托遗命者,乃是我白衣剑雪楼的创派祖师琴无忧,她当日很好奇,问了,高祖就给她说了一件事。”

    明谨若有所思,却没问,书白衣却笑道:“其实说出来可能也没什么人相信,你可知谢褚当年定鼎天下分君臣时,麾下从者其实更多愿追随你家老祖?”

    明谨不置可否,“大抵知道一些。”

    这也是褚氏后代如鲠在喉非要处理许多氏族的隐秘原因。

    “因为你的老祖...怎么说呢,可真不像是一个正常人,他会这个。”

    哪个?

    明谨偏头,看见孩童心性的书白衣手指点算,那摸样有点像是...算命的?

    明谨一怔。

    “奇门八卦,算计无双,当时那个时代,很多人都说他是半个天人,只可惜不能习武,但凭着一手预判之术,足以盖绝天下,而当年大周姬王朝也大抵是这般被他算计的。”

    他骤然提道大周姬王朝,明谨寡言了片刻,后才淡凉问:“我父亲一定不知你早已得知我血脉隐秘,否则也不敢托付隐疾。”

    “我也无法明说,命数这种事情,太玄妙了,当年你家太祖算到三百年后有谢氏女会入宫,并颠覆褚氏大业,他就跟褚高祖明说了,让他子孙后代别动谢家女歪心思,这才有两个家族起初一直坚守的规矩,但三百年太久了,总有些不听话的,坏了规矩,祸乱也就跟着来了。褚高祖自然知道自己兄弟的预判从未出错,所以思前想后,为了保谢氏血脉,找了琴无忧,又特地留下青雀令,这才有了这最后的遗命。“

    书白衣想起当年那些长辈的旧事,也是唏嘘不已,但总体他是满怀钦佩的。

    “不过总体对这件事,那两位也没太在意,有一次他们来琴无忧那喝酒,还曾笑谈若是谢氏有女儿做了这样的抉择,定是褚氏的儿郎不好,逼到了绝境,反了也就反了,左右谢家人的弟子定然是比褚氏的好,于家国有利。”

    “对这两位的闲谈,琴无忧没多言,只是后来选继承人的时候,都会将这些事一代代告知下去,待三百年这一代,王朝真正更迭,我的使命也算完成了。”

    不论是褚高祖的豁达跟对兄弟的情谊,还是谢高祖的半天人之术,都是超越时代的瑰宝。

    但书白衣这个早已看穿一切的人,一言不发,守着秘密,任由乱世波澜,最终维持本意。

    明谨固然天赋超绝,却也没想到世事这般宿命,尤其是...

    “琴白衣前辈,是琴无忧一脉?”

    “是的,算起来,她也是我白衣剑雪楼的嫡脉。”书白衣露出感慨之色,“对了,她前些年第二次渡海而出,你可知晓?”

    “知道,我还让褚邺去送了一程。”

    明谨轻描淡写一句话,书白衣何其敏锐,倏品出了点什么,惊愕后良久,最终苦笑。

    “我说...其实还有一件事,琴无忧说最后一次见谢高祖的时候,后者朝她笑得很奇怪。”

    琴无忧是女子,也是当年大周跟昭国更替后天下公认的第二高手。

    至于第一...

    “琴无忧前辈有说姬武是什么样的人么?”

    昭国开创后,关于大周的很多事都被抹除了,连一些史记都没记载。

    哪怕谢家历史深远,家传典籍无数,明谨也只知一些蛛丝马迹。

    “大周太子姬武,被封为武神,恐怕到如今都是第一强者,只因为...”

    “因为他是第一代天人之体。”明谨替他补全了这句话。

    接着眺望远方,目光深远。

    第二氏族的第二之姓怕是源自于此。

    第一为姬。

    姬灭,后才有第二氏族。

    “不仅是第一代,当时的他已入天人之境。”

    这话让明谨十分惊疑,“若如此,为何还会败?”

    她可不信当年褚谢两位老祖真能杀一个天人。

    毕竟谋算跟大势所趋也敌不过绝对的力量。

    “姬太子是自陨的。”

    书白衣道出一个可怕的隐秘。

    明谨皱眉,“为何?”

    “因为太子妃寂落乃魅族人,而魅族曾为姬太子率大军征伐而灭,部族毁灭,寂落痛恨,于是改名换姓到了姬太子身边,她成功了,不仅利用了自己的魅术加剧了姬太子武道过分刚猛的弱点,令他难以压制狂性,甚至与褚谢两位老祖密谋...他们赢了,但最后一战,仍旧不能奈何姬太子半分,姬太子太强了,为天下海内外第一人,若非有他,大周王朝早就崩溃了。

    最后,是寂落挑动姬太子的杀意,最终故意死在他手中,以此崩溃了姬太子的心境...我听琴无忧留下的手札说,作为一个手下败将,看着永远无法击败的对手为情所困,最终自爆经脉,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走进焚天烈焰之中...那是一个武道之人此生难以跨越的执念。”

    这也是书白衣那日对明谨所说的话来源之处。

    明谨想着这种旧事,冷漠之下,莫名感伤。

    她沙哑道:“所以第二氏族才有为情犯禁既为劫的说法,主要就是因为蝶恋花也就是第二氏族的族长亲眼看过自己的父母因为仇恨而结合,又因为仇怨而双陨,他对情爱有天然的畏惧,亦不想再碰权势,所以才为蝶恋花设下条框,但因为血脉传承,魅族跟天人之体结婚造就了隐患,若是动情,总是偏执。”

    一代代的第二氏族之人,所爱者,鲜少圆满。

    总是悲怆。

    但都没有这一代可怕。

    谢褚姬,连着琴,好像仿佛轮回了当年的命运。

    每个人都在这人间沉沦苦海。

    明谨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她的身体流淌着三个氏族的爱恨情仇,最终,她笑了笑。

    笑如繁花似锦。

    因为不远处,梨白衣轻功跳上枝头,掠来,落地稳稳,匆匆又克制问,“你是让我陪你一起去渡海吧,何时出发?我们也能遇上师傅么?要不要带你的姐姐妹妹一起去?还有我得让我徒儿接管我的位置,师祖,您替我操办可否?”

    寡言练剑许多年连收徒都没几个话的当代白衣剑雪楼掌门人愣是兴匆匆像个孩子。

    那一时,书白衣抽抽嘴角。

    他年纪大了啊,这一个两个都要渡海去吃海鲜,白衣剑雪楼什么时候添加一条尊老爱幼的门规啊!

    不过他怎么瞧着这孩子好像突破了心障,快突破了?

    他谆谆开导十五年都抵不上人家上山一回?

    这叫什么事儿。

    明谨不理会梨白衣微红着脸委婉求书白衣答应的事儿,她踱步过去,不远处,明月正兔子般跑来,挽着她的手臂挤眉弄眼说梨白衣的大弟子一直偷瞧大姐,眼神不对劲儿...

    她们的身影渐行渐远,但天空阳光粲然,山海辽阔而无边。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www.pinyin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